序 言

    今天是中秋节,是万家团圆的日子,可是,我们的志钊再也不能和我们朝夕相处了。
    志钊,我可怜的孩子,你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我们。在你走后的这段日子里,我常想,除了苦苦地思念,我还能为你做点什么呢?
    过去的二十四个春秋,你一直是在与病魔搏斗,尽管我们始终尽力帮助你,但有的时候真的是无能为力。出生时,你重度窒息,从死神的魔爪中挣脱出来,到两岁方能步行,发音模糊、步态蹒跚,是你最初的病状。你三岁多开始识字,很多汉字虽不能读出来,却能准确指认。四岁开始背诵唐诗,虽他人难以听清,而我们每个字都能听懂。上幼儿园时,你时而显出情绪失控状态,到医院检查找不出病因。七岁时我们带你到省立儿童医院住院三个月,虽步态有所改善,而情绪异常未变。从读小学起,你从不旷课,学习成绩保持在中等偏下,从未垫过底,但难以自控的状态逐渐加重,至初二为甚。其间,我们多次带你到安庆、合肥,到南京、北京求治,均未见效。辍学后,我们又带你到成都军区总医院,作了脑部手术,术后稍有改善,但半年后又回到术前状态。近年来,你经常流露出难以承受疾病折磨的神情和言语,我们只有安慰,别无他法。想不到,今年九月一日,你真的走了,走得太突然,走得太匆忙,走得我们痛彻心扉!
    孩子,我们永远记得,你在清醒的时候,曾温馨地挽着我们的臂膀,数落着自己的过错,说一些感恩戴德的话,让我们尝到了天伦之乐的味道,那一刻,我们感到无比的幸福!而当你问起爸爸妈妈百年后你依靠何人时,你知道吗,我们口头上劝导你,心中却承受着难以名状的痛苦!
    孩子,你的一生十分短暂,却留下了一些值得回味的文字,从初一作文到平常随笔,从网上发帖到应征广告语,从建立网店到推介特产,尽管有的文字有点幼稚,但也不乏可取之处。为父静思,此时我还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,就是整理你的作品,制作纪念网页,方便亲友浏览,寄托我们的哀思。
    于是,我利用工作之余,收集资料,编辑页面,历时两周,终于建成了这个“志钊纪念馆”,虽因抢时间,做得比较粗糙,但心里觉得总算对你有个交代了。
    孩子,过去爸爸妈妈虽然对你倾注了全部的爱,但疏漏之处在所难免,你不会责怪我们吧。
    孩子,让我们共同感谢你的小老、小妈,感谢哥哥、姐姐和各位亲友,感谢学堂组的父老乡亲,使你的躯体得以安眠在故乡的山坡上,那里有你的小太和大妈陪伴着你,你是不会感到孤独的,爸爸妈妈每年都会去看你几次,将来也会永远陪伴着你!
    我们还要感谢爸爸所在单位上至市县局局长、下至全体职工和退休老干部对你的关心,感谢玲姐几年来对你的的关爱,感谢所有好心人对你的同情。
    孩子,你在生时为减轻疾病折磨的痛苦,经常念佛,欲老去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如今,你真的去了,我们祝愿你在那个世界里,不再生任何疾病,不再有任何牵挂,永远快乐地生活!
    是为序。

父 二O一二年九月三十日于家中

 

志钊已离开我们2897天(7年11个月6天
今天是 2020年8月7日